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巋砂(岿美山人)

—— 人生就是为暮年增添些甜美的回忆 <所有原创权利保留未经许可不得引用>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龙苑茶一壶, 闲观风梳竹. 万千人间事, 是非有还无. 问天问自己, 何来何不足. 说由人说去, 我自还我俗. (山人不通韵律,却好附庸风雅,诗之词之,万望各位看客一笑了之.)

网易考拉推荐

军营探花《一》  

2011-01-01 16:46:30|  分类: 小说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、关东直客

我和张强同住一个院,我爸爸是县委书记,他爸爸是县长的司机。我俩在一个院子里玩大,从摆家家起,我就一直争着当妈妈,当然,必须张强是爸爸。一直同班到高中毕业,我俩的学习成绩彼此不相上下,同为班上佼佼。高中时我已是一米六八的身高,由于长得高挑且清秀、活泼,不免引起“众怒”,我的原名叫“陆玮”,却换来不雅的绰号:“芦苇”,也有人叫我“路轨”的,反正离不开高、长的含义。在校宣传队里,我塑造的李铁梅名躁一时,齐腰长发无需作假,一根原模原样的铁梅长辫,更使铁梅惟妙惟肖。张强是班长,很有才,班里的板报投稿、编辑、制作几乎全由他一人完成,一米七八的个头,有人说他长得像赵忠祥。与身俱来的自信,显得很是阳光青春,篮球场上还是校球队的主投手,我们可算是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了。高中毕业后,张强当兵去了东北某高炮部队,我却被保送上了省名牌大学中文系,毕业后分在了县广播电台做记者。

分别三年,我俩从频繁的书信往来中,确立了恋情。我的确不理解张强,为什么非要长期留在部队,早点复员安排个工作,安安逸逸的建立小家庭多好。今天是久别重逢的日子,这是一个年末寒冷的早晨,是我在火车上度过的第三天。我从江南的一个县城出差,借道去看望后来成了儿子他爸的张强。坐上长春开往吉林的直客(那时叫慢车),车厢里浓烈呛人的烟味,差点没把我给窒息了。在封闭的车厢里,男女老少吞云吐雾,可算是关外的一道特殊景观,他们大多抽的是关东旱烟,你看那些老太太小媳妇,将干巴的烟叶儿,搓吧搓吧,捏碎了用纸片卷成喇叭状,一拧,摘去纸蒂,可熟练了,还有的嘴里翘着一根烟杆,烟锅里的烟火随着人的吸气一闪一闪,就见烟杆一端干枯的嘴唇,一张一合地喷着浓烈的烟雾,大有不熏倒几个誓不罢休的架势。我似乎被同化了,随着车厢晃晃悠悠,耷拉着眼帘,摆幅夸张的摇晃着昏睡,车厢里不知是锅炉烧的,还是各种烟锅熏的,比关里的列车还要暖和。

“醒醒了啊,醒醒了啊,前方到站是土门岭车站,下车的旅客请做好下车准备了啊!”这是东北语法,一阵嘈杂:

“借光、借光、借光了啊!”

“干哈、干哈、干哈呀你?”

“你的脚往哪搁呀?”

挤挤撞撞,到了门口,我问列车员:“到了吗?”

列车员:“嗯呐!”

一排咣当声后,随着长长的一声泄气,列车停住了。

迎面的寒气把我接下车门,我紧了紧红围脖,好一派“北国风光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……”放眼“山舞银蛇,原驰蜡象……”此时我想不出比这《沁园春》里更好的词句。这是一个小镇,出了站,看见雪地上行走的人们,一个个就像《智取威虎山》里的小炉匠,耷拉着狐皮帽檐,袖着手,口里喷着白雾,与路边的骡马试比粗。有诗曰:妪媳盘腿烟锅烧,不让须眉关东骄。苍茫雪原辽无际,铁轮滚滚追冰橇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________________  待续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