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巋砂(岿美山人)

—— 人生就是为暮年增添些甜美的回忆 <所有原创权利保留未经许可不得引用>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龙苑茶一壶, 闲观风梳竹. 万千人间事, 是非有还无. 问天问自己, 何来何不足. 说由人说去, 我自还我俗. (山人不通韵律,却好附庸风雅,诗之词之,万望各位看客一笑了之.)

网易考拉推荐

圣诞感怀《四》  

2011-02-01 20:18:52|  分类: 小说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四、知青进村

接下来圣诞老人背囊里的标签上写着“悲剧”。

下午,雨过天晴,阳光灿烂,圣诞老人终于把汽车颠簸着引进了敲锣打鼓,鞭炮齐鸣的村子(这是一只仅剩一面的老鼓,另一面裂着口子透着风,再看那锣,就像缺了边的盘子),只见这里的村落依山而建,有在半坡间,一条石阶拾级而上,大有攀高登顶之感;有在小河边,伴有枯藤老树昏鸦,大有小桥流水人家之意。远远地看见一位披蓑顶笠的老农走在牛背上,这引来少年们一阵好奇,甚是滑稽可笑,走近才发现,原来有一小木桥正好跟走在河里的牛背平行,远看只有牛和像是走在牛背上的人,却看不清木桥,又是一阵讪笑。再看那村舍,本是青瓦红墙的山区建筑,由于陈旧变得黑瓦黄墙,久经风雨侵蚀,墙上露出蚀去菱角的泥砖,和拌在泥砖里的草秸。一围新屋映入人们眼帘,新色新院,很是阔气,屋梁上入伙的红布带尚未及拆去,煞是抢眼,与刚才那面破鼓对比,其贫富悬殊,一目了然,这是大队长家的宅院。伴着地炮的巨响(当地办红白喜事常用的礼仪,将火药装入铁铳,安上药捻,填实燃放,有如山炮,几里开外都能听见)。欢迎的人群在村干部的鼓动下开始骚动,只听得稀稀朗朗,略带害羞的口号喊着:

“热烈欢迎——知识青年——上山下乡——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!”

地炮声:“咣!”

“广阔天地——大有作为!”

又听得地炮:“咣!”

参差不齐的口号声此起彼伏,知青们则以整齐的呼喊,压倒车下的声音:

“向贫下中农学习!”

地炮又:“咣!”

“向贫下中农致敬!”

地炮继续:“咣!”

……

等车停稳,矿里派的带队干部跳下车来,去握大队支书满是老茧的手,横七竖八的行李和红绿知青们散落一地,晚饭还早,隐约听见旁边一个围着围墙的,破草料房的院子里杀猪宰鸭的声音,山村沸腾了。大队支书让大伙就地休息会儿,一边忙着安顿宿舍,一边忙着安排午餐,并让老农代表跟知青交流革命经验,经过与大队党、团、民兵一干“领导”亲切交谈,知青与村民们,刘姓、张姓的攀了不少“亲戚”,不少知青顷刻成了村民们的扶贫对象,这是善良民族爱的体现,是我族传统美德的体现,也是此间淳朴民风的体现,至此,这些知青有了打牙祭的地方,知青堆里多了打趣逗乐的话题……帮扶对象中,有的成了恒久的亲戚关系,有的成了婚姻对象,包括大队长的千金,下嫁了大李,这是后话,按下不表。

大李和几个知青怀着对地炮的好奇,朝燃放地炮的方向寻去,半坡上一个精干的小伙,拎着个竹篮,嘴里叼着根香烟,憨着、笑着、呆看着这群红男绿女,大力走到跟前,正待发出好奇的提问,就听噗嗤一声,竹篮里冒起一阵黑烟,小伙顺手一扔,小半篮的火硝撒了大李一裤腿,顿时大李就像踩着了“风火轮”,好在“风火轮”没踩着远去,而是上下蹦跶,身边的人立马围住将火扑灭……

原来竹篮里还剩下少许填地炮的火药,小伙正想向上前的大李打招呼,叼着的烟头不慎跌入火药蓝里,将火药点燃,自己仅熏了个黑脸,倒把大张双脚腿肚子浅二度烧伤。原本圣诞老人只是为这迎接仪式,让小伙子演一出川剧变脸,没曾想把大李搭进去了,闹剧成了悲剧。世事弄人,这变脸后生竟成了大李极好的兄弟,常拿出家中一干油、豆、薯芋、花生、甚至鸡鸭等,与大李等哥们分享,并几次陪同一道回矿探家,自然也就认识了大李妹妹,而大李妹妹又常听哥哥说起乡下好兄弟如此这般地关照,很是感激,见面认识后自然就多了份殷勤。大李妹妹来乡下玩时,变脸后生更是极尽地主之谊,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,不仅陪着去赴墟,还让自己妹妹领着一块到山里菇场采香菇等等,自此两人建立了书信往来,当变脸后生入伍参军后,书信往来更是频繁,且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,随后他俩又迎来了提干、结婚、生子、随军……大李妹妹这“军官太太”的归宿,令到当初“大舅哥”不离口的、耿耿于怀的知青大跌眼镜。这是后话,此不赘述。

迎接知青的一声声响彻云霄的地炮,唤醒了沉睡的山村,知青的到来改变了传统的农民,从此,大辫子少了,少数民族式的头巾少了,女农们的侧襟衫少了,保守闭塞的墟市上也可以看见挂卖的胸罩了……

================ * ================

五、山村初夜

最后圣诞老人背囊里标签上写着的是“悲壮”。

这是一个丛林茂密的大队,山山岭令,沟沟坎坎,成了全县粮食常量最低的大队。在那以粮为纲的年代,粮食低产拖了公社后腿,以至于影响了县的平均水平,因此成了知青战天斗地改变面貌的地方。该大队却因竹木繁茂,又是经济最富裕的大队,是全县唯一一个拥有两辆“中拖”(中型拖拉机),和一栋礼堂的大队,按当地水平,生产队有一“手拖”(手扶拖拉机),大队有一“中拖”,公社有一礼堂就都算是富裕的了,可见该大队实际实力。

晚上知青们被安排住在大队的礼堂里,女生住楼下,男生住楼上,这楼上楼下的,可算是上好的居住条件,遗憾的是没有电灯电话。第一次离家,集体群居,甚是热闹,抢位子、找行李、呼着喊着,喧闹过后,各得其所,就看同宿舍较为矮小的知青被支使着这里哪里地收拾卫生,末了,他们还主动拿出家里带来的食物巴结大家,这不能不说是群居动物强弱本能的体现。

大李宿舍安排住十个人,两人一床,挨着墙绕着摆下了五张床,这富裕的落后的山村没有电,晚饭后,知青们就着屋子当中一盏昏暗的煤油灯,各自躺在床上,余兴未尽地聊着各自的感受,聊着白天的见闻:弯弯的山道,静静的河床,瘦瘦的人群,黑黑的脸庞,袅袅的炊烟,寂寂的山梁,白白的肉片,淡淡的菜汤,憨憨的汉子,傻傻的婆娘……。墙的一角有人吹奏起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,这口琴声带着几分忧怨、几分凄凉,大李跟着轻声哼唱,随着:

“一阵清风,一阵歌声,多么幽静的晚上……

郁闷的气氛在屋子里散蔓开来,矿山子弟并不在乎吃喝穿戴,可没电造成的黑暗,无疑在人们晦暗的心上抹了一笔焦墨。昏暗的宿舍里闲聊声渐渐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声叹息,寂静、黑暗……大李:

“哎……”。

微明的油灯忽闪忽闪,最后火苗突地跳一下灭了。

寒冬时节,闹腾了一天的知青们此时也累了,各自卷缩在被窝里,进入了各自的梦乡,细细的鼾声,细细的磨牙声,细细的梦呓声,还夹着几声屁响,轻轻的飘荡开去……。忽听楼下女生宿舍,一阵惊叫,敲打声,喊叫声,乱成一片,原来是老鼠从谁的头上爬过。

兴奋了一天的年轻人觉多,加上坐车(其实是站车)辛苦了一天,折腾过后,很快又进入了梦乡。此时,星月似乎看了一天热闹也疲乏的睡去,深夜漆黑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,抬头不见山梁,不知睡了多长时间,忽又被礼堂外的吵嚷声惊醒,敲盆声、呼救声:

“着火了、着火了!”

就看见窗外礼堂旁边,白天为知青们做饭的食堂着了火,浓烟夹着火苗,随着山风,蹿出屋顶,呼喇作响,将黑夜照得通明。惶恐的知青们拿着脸盆冲出礼堂,大李手快腿长,跑在最前面,不顾村民们的阻拦,一头冲进着火的屋子,与几个民兵从火场里扛着抱着往外搬东西,大李还扛了一半边的猪肉出来,其他知青被拦在了远处,冲着火场里呼喊快出来别往里去了,就见大李正待扭身再往里冲时,一根房梁带着火实实地砸在了大李腰背上,还好屋矮梁低,没把壮实的大李怎么样,可白天腿上的烧伤加上这一砸,着实让大李难受了些日子,打那以后,凡遇阴雨天,大李腰就痛得直不起来。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,这竟成了日后保送大李上师范的优先条件,此是后话,按下不表。所以说人生拐点,必有奇人异事出现,或者说凡遇有奇人异事出现,命运必然发生转变。

这时村民们已经控制住了火势,原来这就是一间闲置的破草料房,一干做饭炊具、油米等,本就不多,也被搬得差不多了,就听大队长告诉大家:

“没事了,破草料房和烧着了的干草让它烧完吧,烧干净了好盖新食堂。”

“不用管了”。

又是一场虚惊,知青们议论着返回,全没了睡意。是失火还是纵火?难道有人想破坏知青上山下乡?阶级斗争的复杂性绷紧了每个知青脑子里的这根弦……。圣诞老人喜欢恶作剧,平安夜并不平安!

草料房继续燃烧着,知青们继续议论着,大李由大队赤脚医生用药酒推擦了一番便躺下了,脑子里不断回放着这下乡的第一天,加上腰腿不适,辗转难眠,便思想开来……自己怎么就会遇上这许多事,由埋怨自己命运到反省自己性格,做人本就该立场鲜明、活泼阳光、敢为人先、雷厉风行……大李瞪着什么也看不见的双眼,越想越迷惑,直到东天微明,才朦胧睡去。但见:

寂寂山村里,冥冥旷谷间。闻得杜鹃凄声怨,夜深愁难眠。

    猎猎腾野火,袅袅泛幽烟。扰了黎明知青梦,醒了东方天。 

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 结束完成於深圳二00七年冬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