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巋砂(岿美山人)

—— 人生就是为暮年增添些甜美的回忆 <所有原创权利保留未经许可不得引用>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龙苑茶一壶, 闲观风梳竹. 万千人间事, 是非有还无. 问天问自己, 何来何不足. 说由人说去, 我自还我俗. (山人不通韵律,却好附庸风雅,诗之词之,万望各位看客一笑了之.)

网易考拉推荐

军旅纪实.《七》眷怀  

2015-12-01 09:36:06|  分类: 军旅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眷怀

青年时期的军旅生活,是一生中最无虑、无畏的黄金时期,虽有挫折、失误,亦有警觉、醒悟,更有收获、进步。期间一些人、一些事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记,其正能量令人受用不尽,甚至影响一生,这就是让每一个军人眷怀一生的战友情、军旅情。

================ * ================

《一》专线

部队有条铁路专用线,是基地初建时完善的,全长约1.5公里,由部队站台伸出,沿山根朝土门岭小镇而去,当中经过两座铁路桥,之后转过一个大弯与土门岭小站汇合。部队大量物质器材基本由此运送,这里也是徒步往来土门岭的捷径,遇有造访部队没赶上班车的人,凡问路,回答必众口一词:沿专线到头即是。

工作之余,日暮时分,晚饭后散步的人们三两相邀,走出军营沿线“排兵步阵”,在均匀的枕木间,悠悠地慢抬雅步“趾上谈兵”。尤其东北的夏日,无论日间怎样的军旅纪实.《七》眷怀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烈日难当,酷暑难耐,一旦夜幕降临,这里却是月朗星稀,凉风习习,但见:山影遮路晚籁稀,轻踏无意惊蛩吟。战士雅步量枕距,细语呢喃述真情。星空下这里虽是一片清幽宁静,却从不曾寂寞过。

专线犹如教堂的告解室*,战士们但凡踏上这条专线,所有一切喜乐忧愁,都能无私无忌地坦诚相告。三五成群的混搭中,不分干部与战士,亦不分老兵与新兵,更不分天南与海北,他们在专线上或大步于枕木上跨跃,或在轨面上碎步摇摆,抑或蹲坐于道旁斜坡上,忽而窃窃私语,忽而娓娓而谈。交流中有新兵抵触老兵的倚老卖老;有农村兵反感城镇兵的自以为是;有战士看不惯班长的一本正经;有士兵抱怨长官的主观偏见。呢喃中有新兵的疑惑和忧虑,以及老兵的倾听与教诲;有两个兜的决心和向往,以及四个兜的认可与鼓励。专线不仅有日间骄阳高照下的慵懒和燥热,更有月下清风疏籁间的温情和慰藉。静谧闲适的气氛,化解了一切忧怨,坦诚无私的交心,打开了所有心锁。但见解放鞋们,时而步量枕距跨跃于枕间,如履平地一般自我陶醉;时而张开双臂平衡于轨面,如履薄冰似的自我反思。总之,橄榄绿们于此谈完学习谈工作,谈完现实谈理想,新老并肩,举步共进。因此专线堪称“战友情感线”。

谁人不念故里情,谁人不思家中亲,家乡亲人的心愿、故里耕耘的收成、弟妹学习的成绩,以及父母托人介绍的对象,同乡们在此犹如网络大数据一般慷慨分享。彼此军旅纪实.《七》眷怀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私密流露,戏谑调侃,谈完部队谈家乡,谈完对象谈希望,无话不谈。未婚的青涩小子们,尤对新婚归队的老乡苛求多多,吃了拿了不算,所提问题刁钻古怪,从迎亲至洞房,从舅子到岳丈问个没完没了,名为学习取经,实为取笑逗乐。对那买一送一,问一答三的主儿,大伙反没多大兴趣,偏就爱忽悠那羞于启齿的憨厚人,间接含蓄的表述,每每令人捧腹,甚至传为经典。飞书喜来我先乐,飞书忧来我先悲,当收到小恋人的来信时,远方她的一句忧怨,能让平衡的脚步频频落轨,而她的一声娇嗔,竟能使欢愉的脚步在轨面上雀跃,这俨然又是一条“乡谊快乐线”。

这里又是一条军民团结的“鱼水线”。专线两旁本不属营区范围,可专线一侧的山地,却无偿地成了部队射击训练的靶场,而且山里地间的农事活动,也从未因高危的射击训练与部队发生任何摩擦。不仅如此,各支部半坡的玉米地,每年也都由村民牵来牲畜耕犁,而且每到新年,村民们不分老少、不辞风雪地来部队进行秧歌慰问。部队也时常支助驻地农村些物资,但凡乡邻来队求点水泥、砂石,借个车什么的,部队也都能酌情相助。各支部还开展了“点对点”的爱民活动,视村里的贫困户、五保户为长期帮扶对象,党团活动的内容之一就是到这些“点”里去挑水剪发、洒扫院落。当新兵接过老兵手中钢Q时,也接过了老兵手中的理发推子,这是连队班组的传承。若军旅纪实.《七》眷怀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见驻地附近农村突现高低不平的“板寸头”和参差不齐的“分头”,那多半是新兵所为。我的剪发手艺就是那会入门的,终因学艺不精,班里人都不愿投资脑袋培养我,所以剪发技术一直不得提高。否则下海期间,若开间发廊,怎么也不至于像开酒家那么快给吃倒喝垮,那是后话,按下不表。

这里还是一条“荣誉线”。在专线旁的这块靶场,我扣动了人生的第一声Q响,这声Q响惊醒了少年迷梦,警示自己时刻牢记军人的职责和义务。在这里,我经历了卧、跪、立三姿练习,成为手Q、步Q、冲锋Q的“三Q”战士,并且在此品尝了人生第一次上台领奖的滋味。那是一年的“八一”活动,部队组织各项比赛,我在56式半自动步Q射击对抗赛中,以978环的成绩获得第三名,以及扑克赛中获小组冠军,两项得奖扑克三副毛巾一块。颁奖台上,本不值一提的扑克牌冠军,许是“一”原比“三”强,颁奖台上颁奖干事的渲染不无戏谑,而自己煞有介事的行礼却认真庄重,引得台下一片哗然,虽此荣誉仅供战友们一番嬉笑,却是我人生唯一一次上台领奖。

这里还是一条“惊魂线”。专线一桥至二桥之间的坑洼沼泽地,成了部队的手榴D投掷训练场,这场地的低洼处如同水塘一般,投掷者位于掩体后,居高临下地投掷手榴D甚为安全。在这里,我毅然扔出了人生唯一的一颗手榴D,当时对套在尾指上的拉环,产生了逆向怀疑,生怕拉绳过于结实,便下定将胳膊一并扔出去的决心,按训军旅纪实.《七》眷怀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练要领,使劲将胳膊甩出,也没想能够扔多远,只希望能扯断拉绳。随着一声震响,根本不及感觉拉绳的脆弱,泥沙便纷纷散落身旁,这才释然叹道:原来也有安全是系在“脆弱”上的。想想当年的壮丁,没等换上军服,手榴D就递到了手上,没等学会咋用,就派上了阵地,没等拉弦就扔出去的不在少数,想来吓尿裤子的也一定不在少数。

这里还是一条“危情线”。部队纪律规定,散步到第二桥必须止步,违者必究。越过此线,就有可能步入“鱼水”情深境地,就很可能导致军民“一家亲”的后果。新兵时,每每随老兵散步谈心到此,都让掉头返回,心里不禁嘀咕,怎就不让前去看看弯那边的景色?原来曾发生过战士趁散步之机,越界与驻地姑娘约会恋爱的事故。按部队规定:士兵不许在驻地谈恋爱,故有“危情线”之训诫。

这条专线让我明白了人有别于其它动物的特性之一,就是人具有制造和守护隐私的本能,以及披露隐私的欲望,在光天化日下其保密系数最高,而在月色下其防范意识最薄弱,因此,这条专线承载的友谊是最无私的。同时我还明白了人类中绝大多数都具有探索、冒险、打擦边球甚至违规、越轨的行为本能,而军旅生涯中严密的军规军纪约束,基本杜绝了这些行为越轨的可能,唯从专线的承载内涵中或许能寻觅到少许越轨思想的痕迹,因此军人的友谊又是最纯洁的。

这条专线承载了太多的友情、温情与激情,不仅遍布了战士们的足迹,而且还饱含着战士们的喜乐忧愁。一根根枕木犹如琴颈上的一段段音阶,沉重的双轨就如同两根悠扬的琴弦,每晚弹奏着战士们的心声,诉说着战士们的祈望和理想,星空下,山根边,沉沉专线,融融景象;路基旁,铁桥下,涓涓溪流,夜夜和鸣……有诗为证:

军营士气薄云天

南北东西心相连

四海官兵牵一线

   五湖情系双轨间

================ * ================

《二》轶趣

军营男儿苦为乐,无愁最是新兵哥。初入伍那几年,部队物质匮乏,正赶上整编前六、七、八元津贴费的年代*,文化生活极其简单,整个基地只在饭堂有一台14吋黑白电视机,每周仅一晚上允许收看电视,一百几十号人围观,后来者只能声像模糊地感受会看电视的热闹。有那不爱其它活动的人,吃过晚饭早早就带上马扎守候在电视机军旅纪实.《七》眷怀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前,看着荧屏上的分辨率测视图干等。那时的电视只在每晚的黄金时段播放几小时,新闻联播过后,除了样板戏就是仅有的几部老电影《地道战》《南征北战》《小兵张嘎》等,另有些陆续解禁的“新”电影《柳堡的故事》《虎胆英雄》《我们村里的年轻人》等加入播放,之后才有了电视连续剧,什么《大西洋底来的人》《敌营十八年》等。

入伍一年后,部队每个支部配置了一台黑白电视机,车间与部队首长同住一层楼,配的是一台匈牙利产18吋的黑白电视。因山沟里接收信号奇差,每晚都得有人爬上屋顶转动被风刮移位的天线架,这等技术活自然落在了咱三班头上,却没我等化验、充电、伙房什么事,唯有班长与另一名维修员师徒两,一人在屋顶喊,一人在电视机前转动旋钮调频道,我等其他人一般只在窗口:“再转点、回来点、好、好!”的传话。于是班长二人成了“电视卫士”,每看电视不得离去。

那年代,想自在地看场电视并不容易,纪律规定,每周只有星期二、六两天晚上才能看电视,若遇其它时间有好电视节目,得申请挪借“法定”电视日,故时常能见老兵孩子般赖着政委要看电视,其实政委何尝不想看,苦于自立的规矩怎好……所以耍赖每每奏效,“下不为例”成了每次耍赖的尾缀。另外,电视信号极不稳定,时常看得正带劲,电视画面会莫名地出现扭动继而雪花点点,有时尽管图像模糊甚至满屏雪花,声音却还在有一声没一声地吊着大家胃口,此时爱管闲事、性子急的人会嚷嚷起来(新兵断然不敢):“前边的快动一动啊!”坐在前边甘心被人骂笨的人这才敢起身去扭动旋钮,否则,看不成电视就会有那不讲情面的资深老兵:“干哈,干哈,没事你瞎JB调!”弄个自讨没趣。一般人不愿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,总是怂恿身旁的人:“你会调,弄弄呗!”岂知电视信号不好是由诸多原因造成,可抱怨的人们,只军旅纪实.《七》眷怀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会把气撒在电视机上:“TMD,哈破玩意儿……”当耐心敌不过“雪花”时常常不欢而散,但见冲冲而来悻悻退,骂骂咧咧洗洗睡。同住一层的副政委,安徽人,是解放前参加革命的老前辈,不知怎么就发明了拍打“调试”法,且每每奏效,一些好坐前位的人,也时常效仿此法,只是动作比副政委斯文些,许是敲多了,电视机变皮实了,后来的敲几乎成了砸,当然,别人是不敢的,故而每当斯文无效,就有人戏谑道:“快去叫副政委!”

寒冬时节,营区原本宽敞的道路和空地上,夜间的浮雪不待隔日,清早就会被堆扫一旁拍打成冢,成为营区一景,各处雪冢长短不一棱角分明,高低有序平直有形,战士们若嬉戏失足误踏,损毁处也会被立即抹平。再有灯光球场这块空地,浮雪一尘不染,全无枯叶衰草,每年都会被浇灌成滑冰场,堆扫的雪墙绕球场一周,仅留一出入缺口,形同一道宽厚的防摔雪护栏。但见滑冰场,冰面晶莹剔透,护栏洁净平整,堪为雪景一绝,遗憾的是经“运动员们”肆无忌惮的摔撞,使得滑冰场满目苍夷。冰面上冰D刻划的累累伤痕,和雪护栏中冰D尖深戳的窟窿,仿佛警示人们:滑冰很刺激,冰D很锋利!

   滑冰是冬天户外的唯一活动。每到冬天,各支部会拾掇出所有旧冰鞋,基地每年也会有几双新鞋补充,冰鞋分速滑冰D和花样冰D两种,战士们对花样滑不得要领,所以一般都喜欢穿速滑冰鞋。记得第一次上冰场,那是一个周日的下午,自己与几位赣南老乡随老兵来到冰场,穿上冰鞋,试着站立,就觉脚踝关节像上了润滑油,灵活得不能自已。冰D也像欺生的野马,不肯就范,没等站稳竟自先跑,根本无法站立。勉强起身那也只能脚掌相对,罗圈腿似的侧崴着,外侧着地,即使让人扶着立起冰D,那也是弓腰驼背,脚踝摇摆不定,一撒手,自己便像乐队指挥似的,双臂狂舞,比划不了几下,早有脚踝抱怨:“别嘚瑟了,瞎指挥啥,老子不扛了!”接着就是一个屁股蹲儿。初上冰场摔屁股蹲儿就像西瓜摔地上,垂直向下,干净利落,不似人家冰上飞燕,即使摔跤也是哧溜着斜身倒下,无关军旅纪实.《七》眷怀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

 痛痒。碍于冰鞋长长的D尖,觉得脚尖怎么也提不到位,动辄跪拜在地,殊不知,冰面行走是撇着走八字的。几个赣南老乡跟头连连,很是不服,在冰场一角,屡败屡战,自己更是与自己脚踝叫起劲来,人家摔跤是“啊”地叫一声,自己摔了屁股蹲却“七、八、九”地计数,似乎专为今天追忆当年的冷酷无情。一个下午大小摔了50多个跟头,若不是老棉裤护着,还不知……加上年轻韧性好,脊椎、尾椎也抗摔,换做现在,摔一个就得半身不遂。傍晚时分,终见能踉跄着滑出几米,心中无比高兴,可浑身疲软,胯也松了,踝也软了,劲也没了,身子就像散了架似的,倒下就不想起来,于是只得告别冰场。岂知换上大头鞋,全没了冰上那惯性,走起路,上身直往前耸,好一会才找回协调行走的感觉。

后来还上过几次冰场,由于身重体笨,总不得长进,同车间的一位沈阳籍小个子战士,每于冰场相遇,我就禁不住暗自羡慕嫉妒恨,他那左右甩臂身轻如燕,弯道斜身快速如飞的冰面潇洒,尤其那高速滑行中任意刹停的瞬间,随着清脆犀利的金属削刮声,“唰!”冰D于冰面薄薄地铲起一层冰花,瞬即一个回身定位,那轻盈体态,姣美身姿,屡屡撞击自己,熊与天鹅PK,其结果不言而喻,于是滑冰的信心被彻底摧毁了。

另借机侃侃两位股长,一位是管理股的胖股长,本地人,给人予深刻印象的是,他手Q射击成绩奇好,弹无虚发。玩过手Q的都知道,无依托射击是最没准的事,可胖股长犹如厚重敦实的底座,身姿坚定,举Q平稳,击发时机奇特,就见他徐徐举起手Q对着靶位,从左至右,平移至靶心恰到好处时击发,子D直射靶心。无独有偶,另一位业务股的瘦股长,吉林白城人,其个性特点在篮球场上展示得淋漓尽致,虽球技不比人强,却特别较真,因身长优势,加上几分蛮横,每每上篮受阻,其左冲右突,蛮牛一般,谁挡道跟谁急眼,个中冲突成为球赛亮点,更因球风顽强,球技实用,成为基地球队主力之一。他的手Q射击成绩每与胖股长不分伯仲,击发特点与胖股长有异曲同工之妙,举Q对着靶位,由上而下,垂落至靶心恰到好处时击发,QQ八九不离十,年年与胖股长轮流夺冠,成为部队佳话。

这两位股长还各拥一技,令人称赞,胖股长擅长摄影,暗房技术全面,部队所有活动的纪念照以及干部战士们许多生活照都拜他所赐,平时能获他一照已属非易,若能获准进入暗房观摩学习更是鲜有其人。为此,巴结之人不在少数,我亦不例外,许是缘分,我有幸成其暗房助手,常被唤去暗房帮忙,甚至留我一人在暗房随意鼓捣,不然我哪能有这许多旧照。

如果说我玩照相是偷艺于胖股长,那么写字就得益于瘦股长,瘦股长写得一手漂亮毛笔字,练字成了他不可或缺的生活内容,看他写字如同艺术欣赏,笔锋运走横平竖直,尤其毛笔字,撇如山倾,点军旅纪实.《七》眷怀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似坠石,锋比利刃,力透纸背,让人不禁感叹:原来书法是这样练成的!当时部队不少干部战士向其索要字帖,得空就临摹练习,我也一时心血来潮,临帖练笔坚持了一段时间,终因练字枯燥,半途而废,以至现如今都羞于人前提笔。说到字,咱部队有个不为人关注的现象,整个部队笔迹相仿、字体相似,因各个岗位的业务都需要记账注签,彼此业务衔接,抄抄写写,账单、名签一代抄一代,也不知从何时就传下来这种极具军人特色,菱角分明、框架饱满的钢笔行书,尤其老兵间的字仿佛同临一张帖练就的,这恐怕与临瘦股长的字不无关系。

瘦股长喜好练字,还引发了一段笑谈,说的是他无论在哪,但凡有空,坐下就掏出钢笔写写划划,后来担任基地副主任一职,报账批条多了起来,虽然官升了善心却一如既往,从不与人计较报账内容,见条准批。久之,掏笔批字成了习惯,有部下故意戏弄,见主任就找纸,而主任必掏笔。主任这见纸掏笔的必然反应,成了老兵们私底下笑传的趣事。有诗为证:

军营苦乐岁月中

官兵风雨喜相逢

忙里偷闲悄学艺

始见如今老顽童

================ * ================

《三》兼职

拜领导信任,让我兼管车间团支部和革委会的工作,其职责就是工作之余,组织各项文体活动,丰富基层部队业余文化,尽可能让战友们体会到乐在其中的部队生活。按规定团支部活动于周六下午半天,革委会活动于每周四晚9点熄灯前,其时团支部活动主要是到邻村帮扶点里开展一些爱民活动,和组织一些阳光活泼的游戏节目,诸如唱歌、朗诵、讲故事、击鼓传花、山顶飙歌等。革委会活动主要是完成每周四教唱革命歌曲,和每月出一期黑版报的任务,以及组织节日活动包括晚会、球赛等。

我被赶鸭子上架,承担了教歌任务,虽打小自己就喜欢照着歌谱抄抄记记,知青期间更是把《战地新歌》一至四集唱了个遍,那代表哆唻咪的123也还勉强哼得来,军旅纪实.《七》眷怀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可“阿拉伯”靠着的那些柱子,和脚下那长短不一的踏板,以及那些多余的圈圈点点等,就不知该派什么用场了。书到用时方恨少,事因经历始知难,迫使自己现买现卖地去新华书店,请来《怎样识简谱》《简谱入门知识》等先生,一人关在化验室,红曲黑词地用毛笔把新歌抄在牛皮纸上,一边对照教材,咿咿呀呀反复练习,然后再于人前装模作样地指指点点。

学歌不似其它政治学习,不必谈感想写总结,战士们对此充满热情,常会关注我准备了什么新歌,于是自己就格外留意一些期刊杂志,《中国青年》《大众电影》《故事会》等就常会转载一些电影插曲和为数不多的流行歌曲。每到教歌日,无需催促大伙就都拿着马扎择位坐定等在会议室。一般教新歌前,会复习几首老歌作为热身,这时可以看见战友们个个情绪饱满,急不可耐地盼着“预备唱”的口令,一旦开唱,便见人人神采飞扬地摇头晃脑,当唱到某些音节时,有些人会偷眼斜望自己一下,征询的目光会使自己挥舞的教鞭随之夸张一点,以示认可和鼓励。人群中左摇右摆的——轻松律动神情自若;仰首直立的——颈暴青筋圆张大嘴。圆形口的,无论什么音,总是眉头紧蹙,一副痛苦状却是字正腔圆;扁形口的,也无论什么音,始终含糊其辞地坚守着笑不露齿的温文尔雅。就听那嗓门高的,却不会唱,会唱的偏又上不去;那温文尔雅的多半把歌唱成了朗读,而那字正腔圆的多半淹没在了声浪中,好在异口同声,节奏铿锵,不失浑厚雄壮。

那时车间除了部队规定的几首队列歌曲,常有些新歌,引得其他支部的“教歌”常来讨要。记得部队首映解禁的《刘三姐》时,我对其中插曲早有耳闻,知歌词犀利旋律优美,诸如“我今没有好茶饭,只有山歌敬亲人……”“D切莲藕丝不断,F砍江水水不离……”等,那可是没处寻找的新歌资源,便早早准备了一沓信笺,观影时一边看银幕,一边在膝盖上盲记歌词,其时只管把字往大了记,事后容易辨认,还让一旁的战友帮着听。一场电影下来,信笺用去大半,还别说,所有歌词基本都记了个大概,一散电影即回宿舍整理,忆着几段主旋律,将歌词张冠李戴地填上,次日便让大伙鹦鹉学舌地跟着练了起来,一时间《刘三姐》的时髦插曲在车间传唱开来。担任“教歌”给才艺平庸的自己带来不小的压力,因自己并未真正学过声乐,对发声运气一窍不通,故只能与战友们一道,毫无技巧地扯着大白嗓子放声干嚎,真可谓“猿声态”,不过自任“教歌”后,自己的识谱能力却提高不少,一般简谱拿在手中,打着节拍,就能将新歌哼唱下来。人呐,都是属牙膏的,挤挤压压就有了。

团支部每周六那半天的活动时间,比较令人纠结,从容时,我会尽量准备得充分些,在报刊杂志里搜寻些趣闻轶事,最好带点古风色彩的趣联什么,并在故事前添加不无悬念的铺垫,和后续一段励志的结尾,再适时应景:如此春风……这般秋雨……地渲染煽情一番,如有趣联,上联是:丫头吃鸭头鸭头咸丫头嫌,下联是:童子打桐军旅纪实.《七》眷怀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子桐子落童子乐。再有上联:暑鼠凉梁笔壁描猫惊暑鼠,下联是:饥鸡盗稻童同拾石打饥鸡等。再比如:古时朝官们早朝在宫门外相遇,有尚书和御史打趣侍郎,指着路过的狗问侍郎:且问眼前这黄毛者是狼(侍郎)是狗?侍郎见二者不怀好意,便以牙还牙道:尾巴上竖(尚书)者是狼,遇屎(御史)吃屎者是狗……这类寓教于乐的活动是战士们最感兴趣的事,其时战友们会互相推搡着,拿故事中的关键词打趣嬉闹,使得活动无比快乐欢愉。若没时间准备就玩些简单游戏,如搪瓷杯里照镜子,想狗看狗,想猪看猪,或十人九帽,鼓停无帽者罚唱歌等,再不济就组织一场击鼓传花或篮球赛什么的,这时又见战友们相互起哄忽悠,给一些平日低调内向的人壮足英雄胆,使得从未上过球场的人,也敢介入争抢、得分,以及张嘴就全不在调上的歌,也能再创式的翻唱下来,总之,这些人人乐意、个个欢喜的活动,如同工作劳动一般,干部勇于当先,战士积极参与,就见人人精神焕发,处处阳光灿烂,致使车间年年坐拥先进党、团支部的荣誉。 

另有每月一期的黑板报,是革委会义不容辞的政治任务,组织稿件,策划版面、按时刊出的任务,恰好落实在我们三位赣南老乡身上,这无疑是革命苏区人的一份荣耀,于是三人各取所好、责无旁贷地分担了大字、绘画、抄写三块责任。我选择了大字,为使版面活跃,我把儿时在矿山见识的小技巧也用上了,以牛皮纸镂空成各种几何图案,覆盖在黑板上,再用水彩笔轻敲出喷涂效果作底图,或以各色美术大字装点刊头等……而绘画的那位老乡也好以青山绿水点缀其间,或竹木花草,或雄鹰翠鸟,时见神来之笔……尤其抄写粉笔字那位,练就了一手漂亮的行楷,以至于被团政治处看上,提拔做了一名政工干事,承担了部队大部分文书起草、抄写工作,想必每个战士的个人档案都少不了他的笔迹。若非如此,车间有限的干部编制,我俩势必成为竞争对手,绝无可能双双转干。几年里,车间板报小组在我们三个赣南老表操持下,几个支部中,若排第二就没人敢排第一,为使车间板报更进一步,我去内蒙招兵时,还特意招了一名擅长人物画的新兵,这是后话,留待后述。

革委会除了以上写写唱唱的文艺活动,还包括组织完成基地布置的节日演出和节日赛事,篮球赛便是所有文体活动的重点,各支部对此格外重视,尤其每年的“八一”赛事,其含金量就如同欧冠杯一样,是基地全年体育活动的顶级较量。各支部更把篮球赛的冠军锦旗视作镇宅之宝,办公室若能张挂“先进党支部”“先进团支部”和“八一篮球锦标赛冠军”三面锦旗,成为“三旗”支部,便是年度最荣耀的支部。车间连年的“两旗”支部,惟篮球冠军的荣誉却从未降临过,这不仅是车间人的遗憾,更成了革委会的一块心病。篮球场上的风云变幻是最耐人寻味的,多年以来,车间球队是五个支部中最具实力的球队,平均身高在1.78米以上,其中有三人是基地球队队员,他们每天的早操就是参加基地篮球集训,并且经常随队与友邻部队和地方球队举行球赛,可见车间球队实力不容置疑。的确,在五支球队的循环赛中,年年都能够不负众望地进入冠亚军决赛,成为历年热门球队,可这冠军相十足的车间队偏就少了点冠军命,年年大热倒灶。办公室的“亚军”锦旗,仿佛固定在了墙上,从来就没流动过,使得“冠军”锦旗无法置换,以至于在队员中形成了一种心理障碍,每每打进决赛,信心就滑坡,一旦赛绩胶着时,几乎人人手软不敢得分似的,尤其一分定胜负时,那进了篮筐的球也得莫名其妙地旋出来。当遇到裁判两难时,似乎也只有判车间输球才合乎情理,才不至招来非议,车间球队就像被施了魔咒似的与冠军无缘。

车间球队就数我球技差,也难怪,家中六姊妹,我身为长子,照看弟妹和一家的薪柴猪食等,哪样都不敢怠慢,常常眼巴巴地看着别的孩子在球场上蹦跶,偶尔偷着溜去也只能捡人家几个冷球扔扔,不然就是借追跑、打滚与水泥地面亲热、疯癫一番。军旅纪实.《七》眷怀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而今部队有条件让自己成为球场主人了,可三十多位赣南老乡中只有一人入选基地球队,这不能不令人沮丧。自己凭个头有幸参加了车间球队,却也仅能在场上张牙舞爪地“嘿、嘿”吓唬人,勤快的腿脚和抗撞的身板,不是投篮无效,就是带球撞人,因此只适合后卫设防。久之,成了滑头一个,于场上只取夺球之功,少领失手之过,多抢球、少持球便成了我的篮球原则,面对一些像自己一样凑份子的对方球员,虚晃到位就足以扰乱其心志,没必要拼着命阻拦,免生睚眦之恨。倒是多抢几个可以属于任何人的篮板球,功劳来得显著,所以,我虽脾气欠佳,球场上却从不曾与人脸红,当然,不排除对手谦让之故。

基地的文体组织有篮球队和宣传队,队员皆从各支部抽调,遗憾的是我虽有驰骋球场“拼搏争光”之念,却因技不如人未被人看好。滑稽的是在知青队就百般推诿,远离舞台,只坐旁观席的我,新兵连一结束就被抽去宣传队,因此有幸捷足先登,早晚去新落成的军人俱乐部,在油漆味尚浓的舞台上参加宣传队的节目排练。那时瘦长的自己就像立在舞台上的一根竹竿,手足无措,僵直的舞姿,一招一式形同队列训练,毫无自然舒缓之美感,自己也时常憋屈地望着台下乐队,幻想成其一员,免得在舞台上丢人现眼。于是暗下决心,有空就逮着二胡拉扯,并买来《二胡入门》每天晚饭后与几位发烧友一道,咿呀咿呀地练,几乎把所有休息日都搭进去,而且还不厌其烦地尝试学习其它乐器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这些阳春白雪的高雅玩意,岂是囫囵吞枣就能掌握的,到头来,自己一样也没精通,倒是成了滥竽充数,混进乐池为扩充乐队声势增添了一份子。演出时,手拉二胡,身旁还摆着几样等着嘚瑟的家伙事儿,就见“你方唱罢他登场”地轮番淹没在其它乐器声中,天晓得靠不靠谱,十足是聋子的耳朵——摆设。

乐池里吹拉弹唱的人们,多无独当一面的能力,必须互补着才能把乐曲完成,少谁不少,多谁不多,谁也不比谁能耐,惟舞台当中那把担纲的扬琴,发挥着非凡的旗手作用,槌起丝竹齐鸣,槌停鸦雀无声。有一回,上级机关下基层考察,录制宣传材料,当来到咱部队考察完业务、军事、保卫、防火等工作,又提出要考察基层文化生活,有人提议不必兴师动众地唱啊舞的,看看乐队表演便可见一斑。接到通知,我照常拿着几样混事的家伙事儿,与其他乐队成员一道赶往舞台排练,恰逢这天扬琴手出差离队,只能找来一位平日能敲两槌的顶替,大家随着扬琴“哒、哒”两声敲边响,你追我赶地排练起来,就见:扬琴轻敲众人随,笙箫长短横竖吹。鼓点纷飞锣钹脆,管弦一片声声追。奏过《子弟兵军旅纪实.《七》眷怀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和老百姓》又奏《花儿与少年》,练完《彩云追月》又练《金蛇狂舞》,一首接一首,简易处似万马奔腾,危难时如千钧一发,但闻前仆后继勉强成曲。当一干考察人员来到现场,录像师把录像镜头打开,正式开录时,望着台下一堆参谋干事,台上的“吹鼓手”们,都担心自己卡带掉链子,不免紧张万分。此时被录像镜头对着,大家已是箭在弦上,眼睛盯着曲谱,就见笛子手将竹笛横在唇边,下唇微向外翻,紧贴笛孔;唢呐手紧含哨片,嘴角努力眉眼齐锁,犹似憋足九牛二虎之力;二胡手则斯文地浅坐凳椅,挺直腰身,左高右低的怀抱手势,仿佛跳交际舞似的;而小提琴手则呈现向左看齐的摆头动作,同样左高右低的手势,很有几分跳探戈的范;再看立于一旁的沙锤手,圆睁双目,恰如山门哼哈神像一般,十几个乐手形态各异,已成万事俱备之势,只等扬琴手号令,上阵厮杀,岂料这临时琴手,双眼瞪着录像镜头,紧张得双手举起琴槌,施了定身术似的,僵在半空落不下来,众“竽”们不由得将目光移向扬琴手,见状忍俊不禁,忽地嘻哈一片。眼看乐队无法继续进行,还是录像师告诉大伙,不必紧张,录像只录画面不录声音,该怎样还怎样,比划出动作就行,这才使大伙松了口气,装模作样地完成了录像。有诗为证:

劳逸结合虑事周

张弛有度乐无愁

心中战友比兄弟

且作顽童戏春秋

================ * ================

正是这段岁月,养成自己不甘寂寞的习惯,但凡闲暇就觉空虚,总想整点啥,时至今日,黄昏将近,能量将尽,动也好静也罢,都已是昨日黄花,愿来日: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!

 

*注:

*告解室——天主教信徒在神职人员面前忏悔罪过的小房间。

*旧津贴制度——入伍头一年每月六元、次年七元、第三年八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1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