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巋砂(岿美山人)

—— 人生就是为暮年增添些甜美的回忆 <所有原创权利保留未经许可不得引用>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龙苑茶一壶, 闲观风梳竹. 万千人间事, 是非有还无. 问天问自己, 何来何不足. 说由人说去, 我自还我俗. (山人不通韵律,却好附庸风雅,诗之词之,万望各位看客一笑了之.)

网易考拉推荐

军旅纪实.《三》军营  

2015-08-01 07:48:17|  分类: 军旅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军旅纪实.《三》军营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

日志已是慎之又慎,却老是被警示屏蔽,也不具体提示错处,真令人无奈,“网易”啊,何必这般折磨人呢!只能再把“jun”缩写成“J”试试。

J营

那年代的J营,无非是由极其普通的营房、操场以及简陋的活动设施构成,毫无当下军营“场馆”般之奢华、之档次可言。然,大通铺、泥操场一样练就无数严于律己,服从J令,不畏艰难,勇于奉献的J人,是他们以苦为乐,勤苦为荣,自强不息地肩负起保家卫国的崇高使命。J营就是涅槃升华,浴火重生的熔炉,J营就是守护国家安宁、百姓幸福的钢铁长城。

================ * ================

《一》分配

三个月的新兵生活终告结束,这天清晨起床号一响,大伙便怀着紧张激动的心情,穿戴整齐,打好背包,收拾好所有生活、学习用品,与告别家乡一样,第二次整装待发,告别新兵连。早餐后,新兵们把本就整齐清洁的宿舍,几分钟就恢复了车间会议军旅纪实.《三》军营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

 室原貌,条椅、条桌、乒乓球案丝毫无差地摆放回原位,甚至球案上的球拍似乎也在原位压着那只原来的乒乓球,里外上下清洁如新,完全没有之前几十人的生活迹象,简直令人难于置信。操场上,新兵们激动地列队报数,个个屏住呼吸,聆听连长宣布分配去向。在此即将奔赴各自新的岗位之时,大伙没有私语,没有彼此对分配去向的虚假羡慕,亦没有客套地辞别,如同放学的孩子期盼家人前来接领一般,各怀期待地期盼着迎新的老兵,向往中含着焦虑。这批新兵分到车间的仅有七人,其中一班两人,二班四人,我被分配去三班做化验员。不一会,各单位迎新兵的代表出现在了队列前,大伙的视线不约而同地在其中寻找各自的“亲人”,一些被新兵连原班长带走的彼此相视而笑,更多的则在等着陌生的老兵前来认领。新兵见老兵,少不得带着几分害羞、恭谦、敬畏……

我被车间三班一位70年的四川老兵领去,因新兵宿舍与车间宿舍同在一层楼,这老兵就住在隔壁,彼此有过照面。他小个头,老是一副漫不经心、吊儿郎当的模样,一步晃三晃的,嘴唇像是小了一号,永远显示着标准的露牙微笑,他就是三班长兼化验员——我的师傅,以及伙房上士。事先我对新班长一无所知,可新班长却早就盯住了新兵连“老骚羊”班里的排头兵,并征询过“老骚羊”意见,我才被班长选了去做徒弟。我们被分到车间的一行七人,跟着各自的班长回到新兵宿舍这条熟悉的走廊,偶见一两个笑容可掬的老兵与班长戏谑而过,言语中有对几位班长的恭维,也有对我们几位新兵的夸赞,这种感觉就像几年前在矿里,随母亲走在路上,对于叔叔阿姨的恭维,比母亲高一头的自己,抑制住内心的欢喜,扭捏着低头害羞,总是找借口转身离去。可随着班长一路走来,却是满脸喜色,只觉这迎新途程太短,还没来得及领略热情洋溢的老兵情怀,没看够迎新笑脸,没听够迎新说辞,就到了新家,顿感“迎亲”路短。

那会部队多数是707375年的兵,而70年的班长,已然算得上老资格,个子虽小,但其敢作敢为的“川J”性格,和严谨泼辣的行事作风,却成了小有名气的“老兵油子”。班长虽身兼油料化验及伙房上士,却对全班的业务、训练、学习、内务等无一疏漏,管理得井井有条。班长是个文武兼修的干才,能说会写,只可惜生不逢时,年轻时车间干部满编,干部短缺时,又已是超龄老兵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提干漏子”。 班长一一引见了新班组的一班老兵,其中有负责电、钳、车、洗的维修两人(73年河北兵和75年山西兵),负责所有车辆电瓶充电一人(73年河北兵),炊事员两人(73年河北兵和75年山西兵)。当时印象最深的就是班长麾下的黑白二将:两位73年一同入伍的保定兵,白的这位长得跟胖姑娘一样,白里透红的娃娃脸,红得像扑了胭脂一般,略含几分娇羞,不怎么说话,即便开口也多是谦言慎语,他便是炊事员刘璐,S猪宰羊无所不能。黑的这位刮得发青的腮帮子预示着黑土地的肥沃,“黑土地”成就了一张骨感的面庞,其间镶嵌着小眼小嘴,看似铁面无私,却有着一副菩萨心肠,相处多年,从未见与谁红过脸,他便是电、钳、车、铣集于一身的维修员老兵赵兴华,一年后,我师傅复员,由他接替做了三班长。那时年轻气盛的自己,总觉得他是个错对不辨的老好人,却不解人家胸怀,实际上哪来那么多的是非对错,根本就是自己“庸人自扰”。于我一个急躁偏执的人,那些年的进步何尝不是这位“菩萨”所赐!末了,班长做了自我介绍,班长名叫“杨志荣”,一个很好记的名字,起军旅纪实.《三》军营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 初还以为与《智取威虎山》里的杨子荣同名,有趣的是班长名字像杨子荣,神态、外貌却酷似小炉匠。听说有一回出节目,班长在《智取威虎山》“杨子荣舌战小炉匠”里饰演小炉匠滦平,没曾想小炉匠格外抢戏,竟把杨子荣的风头盖过几分,弄得哄笑满堂,那会若设奖项,最佳配角惟班长莫属。

万没想到的是,自己竟与这“新兵宿舍”有如此深的渊源,三个月的新兵集训之后,继续于此消磨了那么些岁月。白天乒乓球高旋远吊,于球桌两端蹉跎;傍晚挥鞭指点,咿呀啊哈地鹦鹉学歌;夜里“熬油点灯”,通读抄记毛选著作,这等巧合岂是一个缘字了得……真是:我不识彼彼识我,天意注定来日多。缘至岂容擦身过,人生必于此消磨。

班长的介绍,咋一听,寥寥数人的小班组,真有点令人不屑,可这里的工作却包括了喂猪做饭、电钳车焊以及化验充电等,其间虽同是白大褂裹身的炊事员和化验员,却有着磅秤计较斤两与天平衡量轻重的天壤之别;虽同是摆弄D具却有着砍瓜切菜与斩钉截铁之差,真可谓粗细共融、雅俗兼修。同吃一锅饭同睡一条炕的小伙子们,真难想象这等反差却能和谐相处,只有这特殊团队才能如此淡泊地面对不同的分工,只有这特殊群体才能具备如此忘我的超越。最后班长不无得意地说道:我们班虽小却是个精英班,人少能量大,个个身怀技艺,全是J地两用人才。并说:咱们这山谷里最叫人向往的就是车间,车间最令人稀罕的就数咱三班!班长说得兴起,神态不无骄傲,言语不无轻狂,继续道:别羡慕什么司机,没什么了不起的,你见过哪一位首长是司机出身的?再看谁谁谁都曾在咱车间工作过,一连列举了几位处、J职首长,让人听了不禁唏嘘,同时荣誉感油然而生……有诗为证:

关东春秋记忆新

难忘黑土风雨情

J营老兵性淳善

胜似他乡有远亲

================ * ================

《二》营地

营地位于东西两面山梁相夹的沟谷内,处于落叶松环抱之中,是伪满时期“鬼子”选址,奴役中国百姓修建的JSJD。营区分工作区和生活区两大部分,混合区则是后建的附属区。可以认为初建的工作区是“Japan”制造,而生活区扩建部分则是“ China”制造。“Japan”或“ China”造的特点可从房屋建造结构、用材来区分,前者是一抹青石到顶、木梁水泥瓦,墙体外加石砌护挡墙,顶棚上铺厚厚的石灰、锯末混合层,起防虫、防潮、防寒作用。后者则简单多了,墙体没有护挡墙,顶棚亦无三防混合层,红墙木梁石棉瓦的房屋仅于水泥地基上砌砖而成。对此,难说是“Japan”制造之讲究,还是“ China”制造之将就,同是出自中国匠人之手,却军旅纪实.《三》军营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存在明显的差异。“讲究”难免苛厉严酷,而“将就”则暗含体恤慈怀,是慈怀兴邦,还是苛酷强国,个中缘由,让“砖家”去分辩吧。那年夏天,部队经历了一场冰雹,暴雨夹杂着鸡蛋大的雹子,砸向谷中营地,企图摧毁一切地表设施,记得损毁最彻底的就是菜地,一大片韭菜被砸了个稀烂,弄得满院子都是没有口感的韭菜香。此时,“Japan”制造与“ China”制造亦现端倪,但见工作区山洪畅通,雨过清新,屋舍建筑丝毫未损,而生活区的石棉瓦上遍布“筛孔”,地面积水荡漾,数小时才得以消退,由此可见一斑。

工作区内,十几栋K房横竖整齐地排列着,环架的高压电网,两侧各有一米宽的巡逻辅道,为免人畜触电,辅道外侧是带刺铁丝护网,可谓戒备森严,但还是有家狗窜入被电毙。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起,电闸就没合上过,也不知我这算不算泄密,敬请各位,切莫外传!    

工作区里,道路两旁的东北落叶松,与桦树一样挺拔参天,如东北人的性格一般刚劲率直。平日里,清寂、幽静的工作区是松鼠的游乐天堂,这里夏季松鼠活跃,常于树干和树杈间上蹿下跳,无拘无束地觅食、玩耍,甚至溜到公路中间游逛,路人若有心与其交好,可是万难成全的。位于工作区的伞K由于降落伞的晾晒、折叠工作量大,需长期雇请编外民工参与,故常见几位穿着干净得体的姑娘出入。这里环境优雅舒适,工作轻松干净,是唯一铺设木地板且装有空调的工作场所,几位在此工作的姑娘少不得多了几分得意和优越感。这年夏天,我的一位赣南老乡,领着几位姑娘去伞K工作,其时这位老乡已经提为管理干部,姑娘们心里多少存着点敬畏。一行人正行走间,姑娘们见有一松鼠,竖着大尾左顾右盼地停在路中,这一美丽邂逅不禁令姑娘们骚动起来,受惊的松鼠即刻钻入路下涵洞,情急之下,我的这位仁兄口里竟爆出一句方言:“快,你们在那边堵着,我在这边Cao!”原来赣南方言的“Cao”是“搅”的意思。直把几位东北姑娘臊得面红耳赤,只恨藏无可藏,猫下身子,久久不敢抬头。

生活区里宿舍、食堂、医务、通讯以及锅炉房、会议室、J人俱乐部和J人服务社,还包括球场、菜地、饲养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。工作时间,营地呈现一种假象,院子里几无人迹,一片沉寂、萧索。工作之余却是另一番景象,许多熟悉的面孔突然间就都冒了出来,歌声琴声从不同的营房飘出,各个角落都呈现着生机。篮球场上大呼小叫,拿球的人就如同松鼠抱着松子一般警觉、速闪,而空手的人又如《猫戏图》里的猫一样,球到哪就扑向哪,且“这里、这里”地高喊着示意队友和对友,一旦拿到球,不是像抱着个烫手山芋就是像接着一颗拉响的SL,急速地四处搜寻投放点,而队友们过早的“好球、好球”声往往随着球撞篮框T向他处。一旁的羽毛球场则是长拉短扣,高抛远吊,险象环生,赞叹并起。高低杠上则有那身轻小伙,上下翻飞,尽显青春本色。晾衣场一角,那些平日斯文有加,干净整洁的人儿,端着脸盆,好像总有晾晒不尽的东东,且不似一般粗人,将滴水的衣裤往铁丝绳上一攀,草草而去,而是拽拽衣领,扽扽裤腿地踟蹰半天。位于生活区一隅的伙房,屋顶炊烟袅袅,室内砧板噹噹,隔窗可见人影幢幢,围着围裙的炊事员们一片繁忙,有这个那个“指点江山”的炊事班长,还有那忙中偷闲、口含烟卷哼着跑调小曲的老兵。

东北的生活特性,主要体现在冬天。一般在“五一”、“国庆”前后,即开春和入冬之际,J营告示牌会发出适时通知,着装由上棉下单逐步换季。每年入冬前,东北人的未雨绸缪,封门帘贴窗缝,门外加门斗,斗外挂门帘等活计,不得半点含糊。部队不仅如此,还将所有窗户都添装一层防寒窗,夹层底部填充吸水锯末,外以牛皮纸条将窗缝封严,不留一丝缝隙,否则,渗漏的寒风就如同蛇信侵入一般恐怖,严重的会造成供暖水道结冰上冻事故。所有这些防寒措施,得全力以赴、攀上爬下地忙上好几天,这便是入冬前烦人的换季习俗。

我们部队的防寒条件比较优越,由于仓管物资的原因,取暖煤堆积如山,供应无忧,在这里,仅能体会到东北气候的寒冷,并不至遭受多大的冷冻磨难。充足的燃煤供应,确保了部队每周开放半天的热水浴和每日的按时供暖,每当集体强劳动之后,还会增加一次热水浴,比如“卸煤”“倒煤”。但这等劳动却成了部队最烦人的苦差,干部战士对此深有体会,寒冷中的奋力挥锹,不仅要耐着棉衣下的淋漓汗湿,更要忍受那无孔不入的煤灰,使得“倒煤”的人们深感“倒霉”,这黑头黑脸绝不比煤窑里钻出来的矿工逊色多少。不过充足的燃煤,也是任性的资本,偷排暖水管道的供暖水,成了部队杜而不绝的劣习,对广大干部战士而言,工作了一天,能有热水洗洗涮涮,这无疑是一大实惠,对此,首长们只是睁只眼闭只眼。由于资源充足,每到周末洗浴后,所有暖气包无一例外地成了“干燥器”,烘烤的衣物和鞋垫把“干燥器”捂了个严严实实,连厕所都不能幸免,无疑需要消耗了大量热源,这成了部队一景,有诗曰:苍穹混沌雪飞扬,霜冻冰花挂满窗。J营单衫不觉冷,热情胜在暖炉旁。

冬天如厕必须备棍的传闻,是真真切切的事,但绝非备做尿鞭,那是因为粪柱而备。东北的厕所分两种,分别是室内的冲水厕所,和建于户外的“旱厕所”。当室内冲水厕所人多拥挤时,“旱厕所”的价值就体现了,再者,“旱厕所”也为部队开春种地担负着积肥使命。“旱厕所”粪便急冻成柱,石笋一般冒出蹲坑,必须使棍棒扳倒粪柱才得以方便。这些常识书本里是寻不见的,所以说“破书万卷不如行路万里”。若问人体哪部分最耐冻,在东北蹲过旱厕的会毫不犹豫地回答:臀部!另外,寒冬里于户外晾晒衣物也有一番讲究,老兵会及时提醒南方兵,切勿赤手撸抹晾衣场的铁丝,亦不能将冻成“展旗”似的衣裤掰折,否则,就得领教“皮损衣破”的尴尬。

冬去春来,迎春内容与入冬时的那套封门贴窗相反,少不得“DQ入库,马放南山”地拆除所有防寒的门帘门斗,并将双层窗摘除一层,清洗入库,以待来年。届时军旅纪实.《三》军营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所有房屋的门窗,撕的撕、刮的刮、洗的洗、抹的抹,拆去守护一冬温暖的封贴,敞开抵御一冬风雪的窗扇,释放密闭一冬的浊气,随着内外冷热空气的置换,将“捂味杂呈”焕然一新,夸张点的话,瞬间让人体会到被溺出水的清新感觉。部队平日里不让躺铺,经过长时间的养成,J人们早已是站如松,坐如钟,行如风的姿态,全没了躺的习惯,亦无躺的欲望。可此时有别以往,褪去臃肿的棉衣,处理完一干洗涮晾晒,躺于窗前的铺上,展开双臂,仰望窗外桦树:风翻桦叶声婆娑,阳光照射影闪挪。欲展双目眉还锁,似睡非睡幻梦多。就这样一年一度陶醉在新春没有任何主题的畅想中,心驰神往,无比惬意……

 户外绿满坡,道旁春草新,春寒渐去,战士们换上单衣夏装,有那贪婪春光的人儿,不满于早操那点活动内容,先于早操来到户外尽享春的气息。单双扛前,有引体向上、双臂屈伸的,有踢腿扩胸、弯腰扭身的,还有下蹲起立俯卧撑的,不一而足,热身之后,各取所好地运动开去。我也不例外地早起,成为贪婪春色的一份子,许是属猴的缘故,我偏好于向屋后小山上跑高登顶。小山说小不小,说大不大,那时积雪消融,荆棘枯萎,败叶铺地,新草渐长,自己一路小跑地挑战运动极限,登顶仅需四分半钟,这是令我自豪的记录。跑间得时时警觉那些试图划破衣裤的干枯枝蔓,并且得利用三分之二处的平缓地带渐跑渐喘,才不至于影响跑高记录,然后再向最后几十米的坡顶冲刺。上得山顶有一废弃的防空工事,绕工事慢步几圈,方得平息粗喘。而今患慢阻肺的自己,只能回顾年轻,品味曾经了。罢罢罢,毕竟有过曾经,过去的人生就是为今天增添些无悔的回忆。有诗为证:

行伍男儿不畏难

敢于冰雪争春欢

跑高需时四分半

登顶揽胜天地宽

================ * ================

《三》车间

车间名为“油封车间”,由于燃油危险,被分离在工作区主干道一旁的低洼处,而工作区又位于营地的东端,大约占整座营地的三分之二。车间干部战士与其它单位一样,每天必须迎着耀眼的朝阳列队去上班,新兵时对此情景颇有感触,新日、新衣、新人,衬于鲜红的帽徽领章,甚觉英武、自豪。

油封车间的职责,除皮革、纤维、橡胶、车辆、金属材料等,几乎包括所有器材的保质封存,封存分为内部封存与外部封存两大类。一般内部封存特指发动机以及液压军旅纪实.《三》军营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器等的内部油路防锈处理和油料封存,外部封存则包括液体罐装封存、蜡封、油封等Q械的外部封存。封存期满开封质检,再分别进行一系列清洗、干燥、真空、油封、包装等处理,并根据不同品质,按规定从新赋予不同的保质封存期。油封车间的使命就是按期完成这一程序。

外部封存,即外部油封,最繁重的就属传统的蜡封工序,其时油槽气热加温,油烟漫漫,蒸汽腾腾,尤其一些诸如机Q、航P、起落架等笨重件,搬挪一天,劳累不堪,不仅白大褂变成了油大褂,而且吃什么都味同嚼蜡。我入伍那年始被取缔,改蜡封为油封,将器材置于通风良好的玻璃柜中,以高纯度汽油加压冲洗、干燥后,以不同粘度的润滑油浸泡即可,大大简化了原来的脱蜡、清洗、干燥、封蜡过程。车间正是因了这些恶劣的工作环境,才得以“另起炉灶”,伙食由原来每天0.45元的大灶标准,增加了0.2元营养费,成了每天0.65元非空勤、亦非地勤的营养灶。

内部封存,通常指内部油封,凡内部构件通油路的,无非润滑油和液压油两种,必须按一定压力标准,向器材内的油路、油室注入润滑油或液压油进行排气,继而排出旧油,实现新旧油的更替油封,再行外部油封。发动机的油封要求十分严格,各种油路缠绕一身,且各油路的用油不同,粘度不一,极易造成事故,所以当一切管路和仪表接装好后,必须由更高一级技师复查合格后,方可通电、通油、通压,进行发动机各部件的“吐故纳新”式操作。

车间油封工作量大,编制人员根本忙不过来,便长期聘用当地民工加入业务行列,这些姑娘小媳妇有的十几岁就介入其中,资历比老兵还老,熟知所有业务,但她们只能做些清洗、点数、包装以及接驳电路、油路的准备工作,不得按动任何启动按钮。为了安全起见,也为了落实责任,规定所有关键环节如按钮、签名等,是不允许民工替代的。有的民工虽已行监控把关之责,却不得签章,做了无名英雄。历年新兵刚进车间,因老兵杂务多,什么劳动、公差、板报、帮厨等,往往油封业务的传、帮、带几乎就拜她们为师,民工所为,功不可没!

车间工作按规定,必须更换白大褂工作服,穿布鞋,戴白纱手套,与进手术室一般。踏进油封车间,就能被一股特殊的、混杂着各种油料芳香烃的气味所笼罩,所见军旅纪实.《三》军营 - 巋砂(岿美山人) - 巋砂(岿美山人)一个个大褂加身、口罩捂脸,恍如冷面“大夫”一般,其肃穆气氛不禁令人拘束三分。再看彼此间有序地拆包、清洗、油封、包装,虽显忙碌,却是配合默契,井井有条,偶听女民工以“标准”的普通话“那哈、那哈”地、老师似的与一帮口说各地方言,却极力卷起那怎么也捋不直的舌头,交流一些相关事宜。其间有条不紊的作业,似乎总透着一股强烈的青春气息,彼此对话,虽表述清晰,却给人言犹未尽、总也画不上句号似的,令到紧张的氛围中似乎夹杂着几分莫名的愉悦、和谐与向往,并体会到“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”的情趣和氛围。本来嘛,都是龄值怀春的年轻人,更何况兵是挑的,民是选的,真就是小伙帅,姑娘美,个中少年之心岂是绿J装和白大褂能掩盖得了的,所以有人认为油封班的工作是最写意、惬意的。其实不然,油封业务实质上就是不断地重复着同样的劳动,年复一年、日复一日,简单乏味,全无新奇感,亦无挑战性,大多时间都耗在包装上,真真是一项枯燥的工作,倒是写字稍有点模样的人,因常被安排去填写包装,久之,练就了一笔好字。有诗为证:

车间少年不知愁

笑傲寒苦度春秋

心存敬畏多自律

忘我奉献舍自由

================ * ================

此生有幸入伍闯关东,让我熟识了东北的白雪天、黑土地以及黄玉米、红高粱,是这里改变了我的人生方向;是这里蕴育了我的第二故乡情;是这里塑造了我的东北心。致使我每见冰雪,眷恋之情,油然而起,溢于言表,忘不了啊——东北我的第二故乡!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